楚天金報訊 圖為:高粱滯銷愁壞舊口鎮種植戶
  文圖/本報特派記者夏中華髮自荊門
  10月底以來,電視劇《紅高粱》熱播至今,這段日子也恰逢高粱收割、銷售的季節。然而,在我省荊門鐘祥市、沙洋縣等地,眾多種高粱的農戶卻在為豐收後的銷路發愁。初步統計,上述兩地高粱仍有千餘噸滯銷。“一斤白酒五斤糧,兩斤四兩是高粱。”連日來,楚天金報記者輾轉荊門各地,走訪農戶、中間商、廠商發現,白酒產業寒冬的持續已深度影響到產業鏈上游。作為釀酒五穀之首的高粱,受此波及出現明顯過剩。而上述滯銷的高粱,原本就是訂單種植“專供”白酒產業聚集地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。
  農戶聲音
  無人收購 荊門千餘噸訂單高粱滯銷
  “去年2元/斤賣光了,今年1.3元/斤都沒人要。”日前,一則微博中稱,鐘祥市楊梓鎮火廟村李女士家今年收了6000斤左右高粱,但是無人上門收購。“賣出去的太少,大概還有兩千斤。”11月27日,火苗村村委會李書記指著放在家裡的十餘袋高粱直發愁。李書記家今年種了6畝高粱,收割後有3000多斤,同樣面臨無人收購的局面。“我種了20多畝地,一萬多斤高粱基本沒賣。”在全村60多家高粱種植戶中,種植面積最大的付先生滿臉愁容。
  李書記介紹,該村原本沒人種高粱。2012年,鐘祥一名薑姓老闆稱想與火廟村搞訂單高粱種植合作,號召農戶種植一定規模的高粱,種子由他聯繫貴州的酒廠提供,收穫的高粱由酒廠按1.8元每斤的價格統一收購。
  李書記帶頭在旱地上種高粱,當年秋天高粱豐收了,薑老闆按承諾價收購,一二十家種植戶都掙到了錢。去年,聽說行情好,薑老闆給農戶的價格比承諾價還漲了2角。今年,村裡種植戶發展到了五六十戶,種植面積200多畝,總產量有十幾萬斤。不料,地里的高粱收割一個多月了,薑老闆卻遲遲不派人收購。
  記者瞭解到,在鐘祥市舊口鎮溫嶺村有1600多畝的高粱種植面積,500多噸的產量至今還有300多噸賣不出去。而舊口鎮七里湖村、石牌鎮以及沙洋縣馬良鎮的滯銷訂單高粱有近千噸。
  大戶賠本 投340萬能收回160萬
  湖北,並非高粱的集中種植區域,荊門市所轄的鐘祥、沙洋等地規模化種植高粱也才三四年時間。
  鐘祥市洋梓鎮火廟村李書記說,訂單種植高粱不愁銷,按700斤的畝產量、1.8元的訂單價格來算,會比傳統的棉花、西瓜種植多出兩百元收益。
  隨著積壓量越來越大,高粱市價也一天天走低。“賣得早還能賣到1.7元/斤,現在1.3元/斤都沒人要。”李書記說,對於種植面積小的農戶來說,按市價賣基本能保證不賠錢。
  散戶能做到不賠,大戶則損失慘重。毛老闆是陝西漢中人,去年,他和朋友到荊門沙洋、鐘祥合伙投資了40萬元流轉土地試種,當年就賺了20多萬。
  今年,毛老闆等人在沙洋縣馬良鎮以及鐘祥的石牌鎮、舊口鎮七里湖村共流轉4100多畝旱地種高粱。但合作的酒廠無資金收購,市價又大幅跳水,滯銷高粱近千噸。“沒有銷路,大戶等不起。”毛老闆稱,他們合伙投資了340多萬元。按目前市價賣,所種高粱只能賣160多萬元,賠本已過半。
  原因透視
  無錢可賺 中間商無奈咬牙虧本走量
  今年的訂單高粱豐收了,為什麼中間商不上門收購?
  鐘祥市中間商薑老闆已與楊梓鎮火廟村有兩年的訂單高粱合作了。他無奈地說:“此前合作的貴州酒廠無法按承諾價1.8元/斤回購。如果按市價收高粱再運到貴州,肯定得賠錢。”為此,他只得聯繫當地小型酒廠進行消化。但小酒廠需要的量不大,滯銷的高粱還有數萬斤。
  鐘祥市舊口鎮的中間商鄧老闆說,該鎮還有約300噸高粱沒賣出去,涉及農戶100多家,找他要說法的人天天都有。半月前,鄧老闆趕赴貴州合作的酒廠問銷路,這才發現高粱在當地的進廠價格已低至1.5元/斤,遠低於去年的2.2元/斤。
  經再三爭取,合作酒廠答應以1.65元/斤先收購一個車皮。“一個車皮70噸,廠家讓個兩三萬,我虧一萬多。”鄧老闆稱,為了穩定農戶情緒,他不得不低價走量,積壓的高粱賣完估計得虧個七八萬元。
  酒業寒冬 茅臺鎮高粱原料嚴重過剩
  今年,這些酒廠為何“爽約”?
  荊門各地種植的均是紅櫻子高粱,也都是“直供”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釀酒用的。中間商鄧老闆合作的酒廠是貴州省神宇酒業有限公司(下稱“神宇酒業”),種植大戶毛老闆則直接與貴州省華貴酒業有限公司(下稱“華貴酒業”)簽了購銷協議,兩家酒廠都在茅臺鎮上。
  負責神宇酒業高粱收購的王先生直言,因為白酒庫存積壓嚴重,大量資金無法回籠,當地很多酒廠停產。神宇酒業資金鏈斷裂,已停產兩個多月了。“今年的行情太差了。”華貴酒業龍姓負責人說。
  王透露,前些年,瓶裝白酒銷得很好,茅臺鎮的白酒廠多了很多,也催生了大量專門生產原漿酒的酒廠。貴州當地的高粱逐漸無法滿足需求,瘋狂擴產的一些酒廠紛紛在省外發展訂單種植,建立酒用高粱基地。
  不料,由於近一兩年公務消費的持續收縮,白酒業迎“史上最冷寒冬”,白酒業聚集地茅臺鎮首當其衝。王稱,茅臺鎮曾經有近千家大大小小的酒廠開業,如今的開工率只有10%多一點。歇業的酒廠不可能再買高粱,還在開工的酒廠買高粱的量比往年大大縮減,直接導致今年高粱價格大跳水以及滯銷行情。“年初仁懷開工的酒廠有一兩千家。半月前我去時,這些廠在產的很少,一些大廠庫存的酒夠賣一兩年。”中間商鄧老闆說。
  王稱,全國各地的高粱涌向茅臺鎮,已出現嚴重過剩,當地農戶的高粱都沒法消化。對此,華貴酒業龍姓負責人表示認同。“市場上傳出供需比已達8:1的說法,一點都不為過。”
  專家
  抗風險能力低緣於信息滯後
  白酒專家賴高淮稱,滯銷的高粱最終可能還得酒廠來消化。據稱,酒用高粱如賣給糖廠、飼料廠製糖或飼料,價格可能更低。
  目前,收購高粱的中間商、貴州合作酒廠相關人員均稱,他們正努力為農戶的滯銷高粱找路子,期待有需要的酒廠或者個人能伸出援手,幫眾農戶渡過眼前的難關。
  訂單種植為何出現滯銷?“首先,相關組織者或政府沒有做好信息服務,導致農戶決策失誤。因為如果農戶知曉上游的酒產業下行會直接影響下游的高粱種植,就不會增產。另一方面,農戶作為市場主體的一分子,缺乏應付市場風險的能力。”省社科院副院長秦尊文認為,訂單種植原是農業種植中一種很好的防範風險的創新模式,滯銷並不是這種模式引起的。
  秦尊文表示,近些年來,豬周期、薑周期、蒜周期一輪接一輪。這是因為農戶一般都習慣拿頭年的行情作為次年的決策依據,獲知上游不利行情消息滯後便會導致產品滯銷。他呼籲,政府在此類訂單種植模式中應加強信息服務。同時,應增強農業的組織化程度,比如通過辦企業、組建產業合作社的方式,提高在市場中規避風險的能力。
  (原標題:圖文:白酒寒冬“凍住”荊門千噸高粱)
創作者介紹

中古屋裝潢

gh22gharq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